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济南夜网,济南桑拿网,济南洗浴网,济南夜生活论坛,济南品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回复: 0

127.溺之女

[复制链接]

2608

主题

2608

帖子

80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26
发表于 2021-10-7 09: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7.溺之女
不一会儿,人越来越多,秦明将佐奈子送回房间。
娇小少女的问题不大,呼吸已经平稳,多半是吓晕了。
真正的问题,在于温泉里的东西。
温泉所在的室内,只有摆在角落的几盏油灯照明。
水雾虽然没有之前那么浓厚,但视线内的一切,依然无比模糊。
“有个女人死了....”
人多胆子大,近藤见其他人没有动作,就老老实实按着秦明以前所传授的方法,开始了现场侦查。
秦明故作轻松道:“应该是意外。”
“虽说温泉的确有放松精神的功效,但并非适用于所有人。”
“体质不好的老年人、孕妇、小孩、患有皮肤病的病人以及某些重大疾病的康导致女性牛皮癣的因素有什么复者,也是不适合泡温泉的。”
“而本身有高血压、糖尿病、哮喘、慢性肺气肿等慢性疾病的人,虽然大多时候和常人无异,但同样不适合泡温泉。牛皮癣应该怎么治疗”
“此外,人在非常疲劳的状态下,也不能泡温泉,包括熬夜、失眠,或者是长途旅行后精神状态欠佳等情况,都不建议泡温泉。”
“另外,如果打算要孩子的年轻男性,也要慎重,因为温泉水温度通常很高,会影响蝌蚪的活性和发育.....”
“凡事有好有坏,这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足以证明泡温泉并非全是好事,也需要谨慎小心,这个女人,应该是大意了,死于意外。”
秦明连珠炮一样的语速,完美掩饰了内心的慌乱。
大意的其实是自己啊!
以为一堆绝灵体质在身边,就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可是....”
近藤严肃道:“还有血迹,女人尸体所处温泉周围,全是漫开的血。”
秦明:....
“妖怪...妖怪作祟!溺之女,绝对是溺之女!!!”
睡眼惺忪的旅店老板忽然瞪大了眼睛,手舞足蹈的惊呼起来。
“妖怪?”冲田也来了精神,还没砍过妖怪呢!
“什么溺之女,只是普通的杀人案而已。”
“咳咳...虽然温泉容易发生意外,但也同样有可能是凶杀案。”秦明轻咳几声转移话题:“正巧是深夜,整个室内几乎只能靠油灯照明,而温泉水温高,水蒸气成了杀人的最好掩饰。”
“即使温泉里还有他人,只要不太过接近,也很难被发现。”
“近藤,看守好现场,凶手说不定还在旅店里没有走。”
一听妖怪作祟,名侦探龙马立即来了精神,皱眉道:
“溺之女的面部和上身跟普通女人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长相很美,身材也超级棒,她们通常赤身果体出现,或者只穿着浴衣,露出若隐若现的诱人身体。”
土方不由得重复道:“长相很美?身材也超级棒?”
“仅限于上半身和脸。”龙马试图劝阻土方,虽然他也馋美女,但还是分得清妖怪和人的:“溺水而死的女人阴魂不散,觉得自己死得太冤,就会向活人讨命,她们常常出现在四下无人的温泉里,如果周围环境寂静的可怕,却像是撞了桃花大运一样,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那这个女人一定是出来吸食人血的溺之女。”
“很多男人因为没有电脑辐射对患者有哪些影响把持住,被她们的外表迷惑,在原地看呆了,结果等到溺之女爬到身边,看到她下半身的时候,就会吓得半死,因为溺之女的下半身只剩下骨骼,没有白嫩嫩的大长腿,只有白森森的腿骨.....”
龙马不由得唏嘘道:
“依靠美丽的脸蛋和身体引诱、迷惑男人,吸取精血,这一点跟之前遇到的飞缘魔很像。”
飞缘魔?
秦明听得一愣,有着飞缘魔凭依的阿裕,是天狗党成员,那这个所谓的溺之女,会不会也和天狗党有什么关系?
来到甲府城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事件,很可能是他人有心而为。
而且依据佐奈子刚才断断续续的话,她是看见了溺之女的,妖怪不存在与此世之间,想有实体,被人看到,一般来该怎么治疗头部的牛皮癣说都得通过那种神秘的面具。
如果将溺之女和水户天狗党联系在一起,就说得通了,天狗党对妖怪的存在有深入了解,还能操纵妖怪,肯定也有让妖怪获得实体的办法。
“溺之女啊....”
“那么,果然是妖怪作祟了。”
山南也不由得赞同道:“以大小姐的实力,别人但凡露出一点杀意,就会被她察觉,即使水蒸气与晦暗的灯光能掩饰得了凶手的身型,但杀人时所流露的杀意,绝对瞒不过大小姐!”
秦明赶紧否定道:“即使是免许皆传,难免也有害怕的东西,不是有很多强大的武士害怕打雷吗?”
“佐奈子难道从来就没有被吓到过吗?她只是看到死亡的女子和温泉里的血,联系到妖怪传说,被吓到了。”
“嗯....”山南沉吟片刻:“说的也是,小时候大小姐玩试胆大会的时候,也曾被龙马扮的鬼吓到过。”
“果然如此!”秦明点头道:“佐奈子的状况应该和我的猜测大致相同,她看见了温泉里的尸体和血水,但水蒸气太浓了,光线也很暗,实在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而且,泡温泉后很容易头晕,我说的对吗,老板?”
秦明问向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一声的旅店老板。
“啊嗯?”旅店老板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游疑不定:“是这样的,不少客人泡完温泉都会觉得头晕,现在一想,可能是有什么不干净的....”
“三个原因。”
秦明立即打断老板的话:
“第一,温泉由于水温比较高,有大量的水蒸气,在那种环境当中,水蒸气会稀释空气当中的氧,使空气当中的氧气含量下降,导致脑供氧不足,出现头晕。”
“第二,泡温泉时间长了以后,由于血管的扩张,使血压下降,出现脑供血不足的情况,进而头晕。”
“第三,这是室内温泉,散热不够,会导致出汗过多,进而使得血容量不足,最患上牛皮癣之后需要注意什么防护问题呢后也会使得大脑供血不足,而产生头晕。”
三个原因将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大家不由得信了。
秦明也没骗人,这本来就是事实。
但龙马还是展露出了名侦探本色:
“大小姐可能是因为这些原因头晕昏倒,但她对杀意的感知,早就是本能一样的东西,即使身受重伤甚至是在睡梦里,也能感应的出来....”
“所以说,大小姐还是看见溺之女了吧?”
秦明有些头疼,能制住龙马的佐奈子晕倒了,他现在又属于同行的公务人员,没什么好理由驱逐。
干脆硬气点。
“这肯定是杀人案,至于佐奈子为什么没感应到杀意,我想排查一番旅店客人,找到凶手后,一定能得到答案。”
言外之意就是,走一步是一步,我看着编。
可这时近藤的声音又传来了:
“尸体上...没有伤口。”
秦明:.....
龙马顿时更来劲了:“果然是溺之女干的啊!”
“溺之女诱惑了这个人,吸取了她的血液,所以才能在不留下伤口得情况下,让血液蔓延在水里。”
“溺之女是通过外貌与身材来诱惑人,可溺死的是女性。”
“女性就不能北京哪家牛皮癣好被溺之女诱惑吗?!”
“比起这些,还是先查明死因更重要。”
秦明快步走到近藤身边,再让近藤看下去,疑点越来越多,龙马会越来越烦人,而且他现在根本没看到溺之女在哪里,只是在救佐奈子的时候,听到过声音,心里实在有些不安。
“没有尸斑尸僵,难以判断死亡时间。”
说着,他在女人的手上看了看:“没有握有异物以及挣扎痕迹。”
龙马叫喊道:“被溺之女吸取精血而死,肯定没有挣扎!当时约翰死的时候,也同样没有挣扎痕迹!”
“但约翰是死于埋伏造成的脑部后遗症,这个女人也是如此,死在了什么特殊手法之下,只是我们暂时还不知道。”
“是吧,永仓?”
这时候秦明才想到有永仓这个当事人,当时永仓也在尊攘四人组里。
永仓下意识点头,他们其实就埋伏了约翰一次,还被秦明一行人给逮个正着。
但由于他和另外两个尊攘贼人不是一条路的,也不是很清楚那两人到底有没有背着他们偷偷行动。
不过既然杀死约翰是樱田门之变中的一环,一桥庆喜也承认了,那么那两人肯定是有过偷偷行动埋伏约翰的。
秦明继续勘察着尸体:
“但是从皮肤上看,死者在温泉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温泉水进入皮肤,使表皮角质层浸软,变白、膨胀、褶皱,其中,尤以手足变化最明显。”
龙马奇怪道:“这不是很正常嘛?溺之女本来就是在水里吸取她的精血,要是在岸上,那只有骸骨的下半身,一眼就看穿了。”
秦明瞪了龙马一样,随即他在死者的胸腔上挤压着,死者口腔吐出了水。
“呼吸道内有液体,肠胃内也有液体,初步可以判断,死因是溺死。”
“那也不是没可能。”龙马满不在乎的嘟囔着:“在溺之女吸完血之前先溺死了,或者先溺死了再吸血,妖怪又不会在意人的死活。”
“要是溺之女真有那么神通广大,为什么只盯着这个女人下手?”
“明明佐奈子都已经看到了妖怪的真身,又怎么会放过她?”
“溺之女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别碍事。”
别碍事三个字说出口,秦明顿时觉得心中前所未有的痛快,不再搭理龙马,径直走到旅店老板的身边。
龙马一时语塞,他可不知道绝灵体质是什么东西,佐奈子的情况确实更像是被吓到,而不是被妖怪动了手脚,妖怪总不至于还手下留情吧?
“死者的死因是溺死,血水应该凶手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法,所营造出的假象。”
“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以为是溺之女作祟,从而洗清嫌疑,得以脱身。”
“现在我需要旅店所有客人的名单。”
秦明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着,凶手?哪有凶手,搜遍旅馆估计也搜不出什么东西,不过必要的掩饰还是得有。
甚至得做的全一点:“麻烦老板在不惊扰客人的情况下办事,凶手可能还藏身在旅馆里,对了,土方你和老板一起去吧,也好保护他,免得凶手察觉到自己被怀疑,暴起伤人。”
面对杀人案依然保持着一副尴尬笑容的山南,忽然道:“老板,有一件事还请解释一下。”
秦明一愣,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刚才被吓迷糊了,脑子有点短路,山南也不完全是个爱卖弄学识杠精嘛!
秦明问向老板:“请留步,刚才只是看见死者以及血水,为什么你会联想到妖怪作祟,甚至明确指出了溺之女?”
“你可没有像佐奈子一样,泡温泉跑得头昏眼花。”
“换做正常人,如果看到温泉里有人死了,流着血,第一时间会想到意外磕着石头或是杀人才对。”
“我....”
旅店老板满头大汗,手足无措,本来护卫在侧的土方,也变了姿势,隐隐堵住了其逃跑路线。
忽然,一盏油灯熄灭了。
突然暗下的环境让人不由得心头一跳,秦明淡定如常,用另一盏油灯重新点燃,幽幽道:
“与其等我查出你所隐瞒的事,不如主动坦白。”
想到秦明方才轻松写意的表现,旅店老板一点都不怀疑,一咬牙,道:“其实十五年前,温泉死过一个女人。”
秦明眯着眼,道:“入住前,我曾问过你,旅店里有没有过怪谈,或者发生什么悬案,你的回答是,没有。”
这么说,溺之女的源头在十五年前的女人。
可问题来了,溺之女既然存在了十五年,为什么这间旅店屁事没有,要是能像今天这样一直诱惑人吸人血,旅店早开不下去了。
“因为...”旅店老板糯糯道:“其实当时查过了,那时候黑田大人刚继任甲斐国司,亲自来查,发现那女人其实是被人溺死在了温泉里,后来抓住了犯人。”
“想着案件已经破了,与小店无关,算不得什么悬案,也没有怪谈....”
“甲府的查案能力比江户强多了。”
秦明微微点头,有头有尾,属于茶余饭后老头老太都不屑于谈论的普通案件,根本无法诞生妖怪。
可溺之女又是哪里来的呢?
秦明再度逼近:“你最好如实道来,不止是十五年前的事,还有最近的事,肯定有过和溺之女有关的事情发生,才会让你第一时间想到妖怪作祟。”
旅店老板在秦明的步步紧逼下,一个撑不住,跪了下来: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小的也不是故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