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济南夜网,济南桑拿网,济南洗浴网,济南夜生活论坛,济南品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回复: 0

第一百四十五章 离开(四千字)

[复制链接]

2608

主题

2608

帖子

80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026
发表于 2021-9-22 10: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百四十五章 离开(四千字)
白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白舒涵,我们先北京看银屑病哪家医院强回去吧。”
“这么早嘛?”两只小手正在屏幕上笨拙地输入文字的白舒涵抬起头来,不解地说道。
“嗯。”
白泽仰头望了眼平静的天空,蔚蓝如水的穹顶仍然纯粹明丽,仿佛不带有一丝杂质。
与昨日无异的风景,但在截然不同的心境下,却难以平静地欣赏。
“那我们走吧。”白舒涵正好也有些逛累了,见他心事重重的模样,点头同意说道。
白泽牵着白舒涵回到度假村的时候,童老师和白爸已经从沙滩上回来了。
“爸妈,你们怎么也这么早回来?”咬着一块雪糕的白舒涵躺倒在沙发里。
“度假村的管理员说今天下午两点后沙滩关闭,我和你爸吃了个午饭,又没事做就回来了。”
鹿城绝大部分好的沙滩都是被各大酒店划分,剩余的才是公共沙滩。
像白泽一家入住的这家度假村酒店就划分有一段风景优美的沙滩,供给入住的旅客休憩游玩。
这也是酒店的优势之一,否则游客为什么不以更低廉实惠的价格去租住民宿呢。
“管理员有说关闭的理由么?”已经隐隐预感到什么的白泽,若有所思地问道。
“好像解释是海里的珊瑚出现了污染问题,环保部门的专家要来研究一下,我和你爸也没听太明白,总之附近的海滩都要关闭,并不只有我们这段。”童老师得了牛皮癣可以做哪些护理工作脸色有些遗憾地说道。
好不容易来一次海边,却并不能下海,确实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酒店会退回我们三分之一的房费,算下来还能省不少钱。”白爸对海并不是特别感冒。
他其实一开始就不建议来海边,他更喜欢去爬山。
“你瞧你爸可真没劲,出来玩还斤斤计较。”
“就算有钱了也要省着花才行,以后白泽结婚了还得买套新房。”
童老师和白爸聊得话题逐渐走偏,拐到了白泽的婚育问题。
但白泽却坐在窗前的躺椅上,望着远处空无一人的海滩,静静地独自思索着。
“爸妈,我们要不先北上去花城玩几天吧。”
白泽在两位家长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冷不防地突然说道。
“去花城?”大概是没有从白泽多少岁结婚比较好的争论中走出来,童老师和白爸都愣了一下。
只有旁观注视着一切的白舒涵扶了扶并不存在的眼镜,果然自从今天中午撞见那些人偶后,自家老哥就很不对劲。
到底怎么了?白泽的异常反应让她这个当妹妹的都忍不住担忧了起来。
“我可以哦,花城那听说也不太冷。”白舒涵赞成说道。
尽管她不明白自家老哥烦恼些什么,但既然他提议离开,想必也是有理由的吧。
“正好海滩封闭,留在鹿城能玩的东西不多了,不如去花城还热闹些。”白泽继续说道。
“孩子他爸,你怎么说?”童老师见自家两个孩子都想离开,转头看向明面上的“一家之主”。
“行啊,我还有几个大学的老同学就在花城,也有好些年没见面了”
白爸点头同意。
一家人商量说定,便开始收拾行李,白爸去度假村酒店前台退房费。
白泽看着远处海天一线的风光,不知为何,从下定决心离开鹿城后,他心头便像是落下了一颗悬着的石头。
不过,在离开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
————
鹿城地标亚特兰酒店的顶层天台。
呼啸的海风从一望无际的汪洋吹拂而来,在这两百余米的高空上,没有任何遮蔽能削减海风的力量。
几个身影站在天台上,任凭狂风卷啸岿然不动。
很明显这是两方势力。
其中一方较为特别,他佝偻着身躯,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丧服,衣袍上绣着流水波涛的暗纹,手里拄着一根木棍,其貌不扬的脸上,双目紧闭,脸上遍布深深浅浅的皱纹。
忽然,老人的嘴角咧开笑容,睁开眼皮,一双小小的浑浊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站在他对面的是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着术士界最常见的黑白相间的衣袍。
为首的一个男人率先开口:“海难法师,按照约定,我们已经完成了海魂的祭祀,你看你的仪式何时举行?”
老人却没有理会他,走到墙边,望着地下川流不息的人群,慢悠悠地吐出标准的中文说道:“人类,是多么奇怪的生物。”
“烧灼火灾,却要祭祀火神表达感谢。明明是溺水而亡,却要祭拜水妖海鬼请求宽恕,掌握不了力量的弱者只能匍匐于他们恐惧之物。”
“啧!”高大男人走上前,停在他身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被无视后的不满。
“法师,还请你尽快动手,不然中天府那群走狗很快便会嗅着气味寻来的,想必你也不想落在他们手里吧,我们遮掩不了多久的。”
他说话的时候,身后的几名术士齐齐靠近,身上散发着逼人的气势。
“许君,不要着急。”老人云淡风轻地叹了口气,仿佛没有看到他们咄咄的气势。“你们华国有句话说得好,欲速则不达。”
“你们所求的海僧尼,是藏于深海的海精,他们的智慧不亚于人,还请多给我些时间。”
“事实上,老僧我哪类牛皮癣患者不能吃花生已经留意好了绝佳的饵料,现在只待天阴亥时降临,许君你所求之物便会如期而至。”
“好,那我就再尽力拖延半天的时间,希望我们的合作能愉快达成。”高大男子听到老人的明确答复,脸色明显好看了许多。
两人又交谈了一番具体的细节,身影很快消失在原地。
————
“刹。”
白泽把车停在鹿城办事处的门口。
向前台出示了身份证明,接待员立刻恭谨了许多。
“您好,白泽大人,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秦永绍干员回来了吗?”
“不好意思,他正在外出处理公务,需要我为您联系他吗?”
“不用了,如果发现异常之物,是要前去哪个部门?”白泽打断了接待员,轻声问道。
“您请跟我来,收容处的袁处长正好在办公室里处理工作。”
白泽把自己那晚拾到的古怪黑色断片交给了鹿城办事处的收容处。
现在想来,他当时确实奇怪,明明那晚心情并不安定,却仍旧把这枚诡异的趾甲断片带回。
就算心存研究的想法,但他应该也不是这么鲁莽的人才是。
越想便越觉得可疑。
收容所的鉴定师正在工作,今天外派的办事员带回了大量可疑的物品需要排查。
白泽虽然是一年级的在读生,可毕竟是术士身份,他带来的物品很快引起了重视。
鉴定师是能利用各种公输机关对物品进行鉴定的职业。
尽管大部分的鉴定师都是不能修行的半血之体,但术业有专攻,在检测物品信息的方面,白泽还是不如人家的。
在一种忙碌过后,鉴定师从仪器中取出了黑趾甲,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封印符文的匣子中,而后才看向面前夏季怎么护理牛皮癣的白泽说道。
“幸好您把它带来得早,这枚趾甲里刻印了巫蛊的力量,如果从溯源分析的结果来看,应该是东洋一带的能力,您可以和我说说是在哪儿找到它的吗?”
白泽如实相告。
“海里啊,那您最近要小心,以我的经验来看,这种巫蛊造物都是有心人在有目的性地作祟,说不准是有人盯上了您。”
白泽把那枚黑趾甲交由办事处保管后,长舒了一口气。
方才鉴定师叮嘱的话语,他也有听在心上。
巫蛊的力量虽然比起咒术来说只是小道,但在某些方面,却来得更加邪性。
许多巫蛊之物有着潜移默化改变人的思维的能力,并且会在某个时间点一举爆发,彻底反噬持物之人。
白泽尽管那晚似乎被这枚黑趾甲所影响,但好牛皮癣慢性反复发作危害巨大在他因为家人的缘故,谨慎地把它留在了外面,并未随身携带,所以对他的影响仅是寥寥。
他叹了口气,随即想道,第六感的预感也不能全信。
有些咒术的力量能够欺骗他的思维,让他产生错误的想法。
这是值得注意和反思的事情。
白泽开着车回到度假村。
家人已经把行李和离开的手续都处理好了。
想到有人已经利用巫蛊之物在他身上留下暗手,他不敢再多耽误时间中药治疗牛皮癣有效吗。
准备当下就带着家人离开着风云交汇的是非之地。
原本他和家人分头行动可能会是比较好的选择,但他担心对方会转头寻上他的家人,所以还是决定一起出发。
“收拾好行李我们就出发吧。”白泽的语气难免带上了几分紧迫。
好在白家一家都不是磨蹭的人,很快搬好行李上车驶离酒店。
白泽手中握着符笔,眼神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
随着海的景色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他心头的不安也在一点点削弱。
他的情绪似乎影响到了一家人,车上始终保持着寂静。
车子奔驰了两百余公里,在夜幕降临之前抵达了最北边的hk市。
白爸办理好轮渡的手续,汽车驶进了船舱内。
白泽登上甲板,望着逐渐远去的椰岛陆地,终于松了口气。
心头的阴霾在此刻陡然散去。
对巫蛊的溯源分析,那枚黑趾甲上面是来自东洋的力量,结合近期又有樱花国海难法师偷渡椰岛的讯息,个中原委不言自明。
海难法师是樱花国内的野法师,他弥留在樱花国的民间传说已有数百年,有人传说他是水难亡者的灵魂,也有人说他是遭到背叛而死的冤魂,掌握着招海与鬼魂的力量。
它后来被樱花国鼎鼎有名的贺茂家族招安,前段时间刚刚叛逃。
毫无疑问,海难法师的力量是现在的他无法抵抗的。
白泽望着闪烁着灯火的港口在慢慢远去,松了口气。
“哥,吃面包吗?”白舒涵拿了瓶牛奶和一袋面包递给白泽。
“谢谢。”正在思索中的白泽笑了笑,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
“哥,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就是觉得无聊,想快点赶到花城而已,你别多想。”白泽摸了摸她的脑袋。
他并不打算把事情说出来,因为那样只会平添家人的担忧。
“骗人!”白舒涵扯了扯嘴角,对自家老哥的话是一句也不信。
“呵呵。”
白泽望着漫无边际的汪洋。
海难法师,他默默记下了这个人。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话
——
花城是粤省的省会,文化繁荣,商业发达。
同时也有着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
白舒涵这个吃货在这些天里吃了个尽兴。
白泽也陪她吃了不少条街。
“咦?我们才刚走,鹿城晚上就下起了大暴雨,新闻上还报道有龙卷风,看起来挺严重的。”
白舒涵拿着白泽的手机浏览着新闻,突然翻到了前两天的新闻,惊异地说道。
说完她又用奇怪的眼神看向白泽。
总感觉一家人离开的时间点有些过于巧合了。
白泽没有说话,心里却在叹气。
希望鹿城那边情况安好。
事实上,鹿城的“暴雨”他比白舒涵知道得更早。
这场“暴雨”应该和江天城的“大雪”是一个性质。
都是由于某场超自然的力量而牵动引发的气候现象。
现实中许多异类事件最后都会被媒体归结于异常天气的原因,少有人知道内幕真相。
之所以严格封禁消息,也是为了减少群众的恐慌情绪传播。
极度恐慌不安的情绪,容易招致更多异类,乃至强大的异兽。
所以一个和谐稳定的社会,哪怕会因为人口增多的缘故招致异类出没,但已经是称得上是安宁的现状了,过去古代处在兵荒马乱的战争时期,异兽出没得远比现在频繁。
居住在时隙中的术士也不愿意看到异兽造成生灵涂炭的局面。
如果常世不得安宁,时隙中的各种异常入侵,也会变得更加频仍。
中天府的存在,就是术士和常世官府合作诞生的结晶,官府出动人力,压制负面消息传播,术士界负责研发监管异常的机关枢纽,派遣术士斩妖除魔,镇守省府,一种巧妙的稳态就如此确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